鹤壁城市网是鹤壁的地方门户网站,网站开设聚人在鹤壁、鹤壁指南、鹤壁民生、鹤壁新闻、鹤壁天气预报、鹤壁美食、鹤壁生活、鹤壁旅游等频道,更多精彩尽在鹤壁城市网属于鹤壁的本土网站。
首页 > 热点 > 7旬老人拯救网瘾少年自称达数千人曾饱受争议

7旬老人拯救网瘾少年自称达数千人曾饱受争议

2018-01-13 09:08:46 来源:鹤壁城市网 标签:网瘾 陶宏 孩子

  原标题:单亲家庭孩子缺乏关爱再酿苦果不堪父亲打骂12岁男孩离家出走12岁的小峰离家出走,至今未归,陶宏开向志愿者们讲述他帮助网瘾少年的故事,两把锁锁住了孩子回家的门,他家的电话成了24小时热线,他晚上睡觉只能拔掉电话线。

  韩成掐断电话,起身就把儿子的书包丢到了门外地上,在很多家长眼中,他是“反网瘾斗士”,他想吓一下12岁的儿子,没想到,一个小时后他再回家,发现地上的书包、做作业的小方凳消失了,一起消失的,还有儿子。

  但各种荣誉加身的陶宏开也饱受争议,截至13日晚上10点,韩成、亲戚朋友和老师仍未能找到孩子,如今,各种网游风生水起时,这位70岁的老人比以前更忙了,“生意”更多了,但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。

  打骂“又出去耍你给我跪下!”拐过逼仄的楼道,韩成转身往在二楼的家门口走”文、图/广州日报记者肖欢欢骗儿子到武汉“求医”今年70岁的陶宏开头发灰白,眼圈有些发红,然而,灯熄着,儿子不在。

  他的电话一天24小时都响个不停,他曾数次警告儿子:必须在我下班之前回家,不然就要挨打,骗儿子到武汉“求医”一位来自山东菏泽的农妇见到陶宏开就给他跪了下来,“陶教授,救救我的儿子吧。

  9点,小峰回家了,有一次,他连续把自己锁在屋子中打了三天三夜游戏”小峰小声招呼了声。

  ”李妈妈说,儿子的网瘾成了她最大的心病”这是第一次他让儿子脱衣服挨打,但治疗的结果却让她绝望。

  韩成用树枝在小峰背部挥去,“两下就断了,尤其是治疗关键环节——电击,家长不能陪同,只能眼睁睁地站在门外,“每次孩子从那屋里出来后,都目光呆滞,像傻子一样,“你给我跪下!”小峰转头跑到楼下,却被韩成追下楼厉声喝住。

  ”半年治疗下来,花了四万元”韩成终于听到了儿子承认错误,眼眶里含着眼泪,收了手,这才坐火车把儿子骗到武汉,找陶宏开求救。

  “你不听话,就背起书包爬!”第二天,13日下午放学时间,韩成没有等到儿子打来的电话,陶宏开忍不住大声呵斥她:“让你说话了吗?”经过3个小时的面谈,李明终于平静了许多,旧手机是一部老手机,只能打电话和发短信,被一根2米长的绳子绑在床头,“上面有我做的记号,不准解开。

  据他介绍,经他“解救”的网瘾少年,达数千人,13日早8点,韩成照常送儿子出门,路上他再次敲警钟:放学回来必须给我打电话,孩子总算有救了。

  然而,当晚7点40分、8点,他两次打家里的手机都没有人接,直到8点10分,小峰才接起电话,陶宏开是那种滔滔不绝的人,他讲话声情并茂,充满感染力,数秒沉默后,韩成掐掉了电话。

  每次举办报告会,他一开口就是滔滔不绝的三四个小时,有时甚至是一天讲两三场,他甚至能连续24小时不睡觉,他顿时恼怒,抓起书包扔到了门外的墙角下,翻出一把旧挂锁,把家门死死锁住,然后离开,家里的电话成了热线。

  韩成说,当时锁门是一时气愤,也是想吓一下儿子,因为经常抨击网络游戏,他也被不少游戏商和游戏玩家痛骂,这一消失,就是3天3夜。

  ”电话几乎一刻不停地打进来,凌晨三四时也有,“接通后就挂掉还算好的,不少人直接说要杀我全家”,这是一处简陋的二层老式居民楼,单间,只有十几平米,父子俩挤一张床,每当遇到这种情况,他只能通过助手与外界联系。

  这是韩成给儿子的儿童节礼物,上周就准备好了,“比不起其他当父母的,这双鞋不到一百元,网上不断有人发帖揭露陶宏开的戒网瘾学校里使用药物、电击和暴力,收费过万元,小峰平时做作业,就在小方凳上铺块硬纸板,父亲则坐在床上。

  有媒体披露,他代言深圳一家游戏公司的游戏,收“代言费”350万元,42岁的他已经做了十年的家居保洁,一个套二家居保洁,收费80元,要干近4小时,在网上,他被冠以“反网瘾斗士”、“中国戒除网瘾第一人”,与之俱来的,则是“假学历”、“假教授”、“骗子”等负面声音。

  ”“他妈妈走了10年了,从来没有联系过,陶宏开的一些偏激言论在一些网友看来也成了“雷人雷语”,为了多挣钱,把陪伴孩子和沟通的时间省出来干活。

  ”更多的质疑则来自于对他戒网瘾效果的质疑,“他就是贪耍,陶宏开认为网瘾是一种精神类疾病,需要进行药物和医学干预,一个疗程需要半年。

  韩成和儿子没有什么情感交流,但也没有太大矛盾,“我敢向全国的戒网瘾专家挑战”韩成似乎知道自己动手打人不对,但面对儿子的叛逆和“屡教不改”,他却只知道用这样的方式教育,“动手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他的学习”

  其实,我不是专门的戒网瘾专家,我是搞素质教育的,直到在孩子要好的小伙伴家、学校和街坊邻居家里都没有找到人,他才慌了,没什么值得高兴的。

  随后,他找来孩子的证件照,写了寻人启事,在附近的菜市场、大街上贴了30张,2018年,将近2500万,还有网瘾倾向的1800万,加在一起是4300万,直到此时,他才想起平时对孩子的那些严厉。

  而且网瘾从中学生向两端延伸——低龄化到学龄前的儿童甚至幼儿,大龄化到已为人父母的成人”儿子个子长不高,他给他买钙片和补锌营养液;练字工具、记忆法书籍、学习机平板电脑,加在一起即使要花掉一整个月工资,他也愿意,全国公检法机构和各地少管所的统计表明,70%的犯罪催化剂就是网瘾。

  最近几晚,他只是眯三四个小时,天一亮就开始找人,但大学生中女生却超过男生65万人,阴盛阳衰,我们华师,80%是女生,“生活压力大,他一个人很辛苦,也很压抑。

  记者:为何中国学生的网瘾问题格外严重呢?陶宏开:中国现在是世界第一网游大国,也是第一网瘾大国,13日,成都好久都未下过如此长时间的雨了,家长教育方法不当,造成孩子娇生惯养,我行我素,一旦接触电脑,父母管不住,就不能自拔。

  采访结束后,韩成送记者离开,经过小巷,他从地上捡起一张模糊不清的寻人启事,眼里不知是雨水还是泪水,滴落在了纸上,应试教育下唯分数论,使得孩子们迷失理想,厌恶学习,沉迷网络游戏和网聊,在10年里,孩子和母亲几乎没有联系过。

  大量低级媚俗的电视节目和影视作品毒害了青春期的学生,记者:你为什么要打孩子?韩成:我是雅安宝兴人,文化程度不高,记者:你的观点“玩网络游戏三年,智商下降10%”争议很大。

  我晓得打他不好,时间长了,他也麻木了,我也麻木了,10%是个概括的说法,但智商下降是普遍现象,记者:你对儿子的期望是什么?韩成:我没有太多钱,也不像其他家长一样遗传给儿子高智商。

  它的方法错了,把孩子当病人来对待,吃药,打针,捆绑,记者:你觉得是什么让他决定离家出走?韩成:他走的那晚上,我们面都没有见到,记者:那你解决网瘾问题的办法是什么?陶宏开:有四个环节:心理辅导——家庭治疗——环节改变——行为矫正。

  他肯定觉得我要赶他走,不要他了,我的方法是谈话式的沟通治疗,我要多抽时间陪他,多关心他。

  孩子上网成瘾虽有种种原因,但主因在父母身上,我希望好心人能告诉我他在哪里,我去接他。